中新社北京11月24日電 (記者 陶社蘭)濟南軍區某特種作戰團自成立以來,出色完成中俄聯演、中印尼特種兵聯訓、汶川抗震救災等40多項重大任務,兩次代表中國軍隊參加國際偵察兵和特種兵比武,在國際賽場奪得16枚金牌,開創中國軍隊特種兵訓練7項先河。2011年,中央軍委給該團記一等功。
  這是今年以來,繼空軍試飛員團隊、海軍核潛艇部隊揭秘後,陸軍之“利器”的又一次登臺亮相,展示特種部隊的超強作戰能力。
  一直以來,有關中國特種部隊的報道,多限定在典型個人,如南京軍區“三棲精兵”何祥美,廣州軍區特戰連長劉珪等,而對於一個特戰團的宣傳還是首次。在習近平主席提出“能打仗、打勝仗”的要求後,全軍特種兵部隊今夏舉行了首次比武,全面展示了特種兵實戰化訓練成果。
  1998年,濟南軍區某特戰團代表中國軍隊首次出征國際賽場,參加“愛爾納·突擊”國際偵察兵比武,一舉奪得8枚金牌,拉開了他們揚威國際的大幕。
  2009年7月,在斯洛伐克舉行的第14屆“安德魯·波依德”國際特種兵競賽場上,面對美、英、法等特種兵強手,代表中國軍隊的8名參賽隊員勇奪13個比武項目中的8個第一名,摘取金牌數、獎牌數兩項桂冠。
  這些年,該團先後150多名官兵出國留學、支教、比武、集訓,無論他們走到哪裡,面對多麼艱苦的環境、多麼強大的對手,他們都毫不畏懼。
  2001年,副團長劉曉東(時任副連長)在委內瑞拉獵人學校留學。一入校,就簽下“生死狀”,訓練的艱苦可想而知。幾天下來,因為水土不服,他患上了“登革熱”。緊接著連續8天沒有任何補給的高強度野外生存訓練,更讓他的身體狀況逼近了極限。
  “從踏入獵人學校的那一刻起,我就是中國!”靠著這種信念,兩年煉獄般的軍事留學生活,劉曉東拼下了“國際特種兵班”總分第一名,被校方授予“特種兵突擊隊員”戰鬥勛章,成為頭像被永遠鐫刻在學校榮譽牆上的第一個亞洲人。
  特種兵“特”在哪裡?政委解少聖中校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說:“8個字:挑戰極限,突破極限。作為未來戰場的鐵拳和尖刀,只有練就‘人無我有,人有我精’的超凡本領,才能完成最艱巨的任務。”
  在特戰團,訓練標準都嚴格按照實戰。高難度、高強度的訓練,讓每名特戰隊員速度更快、招數更多、精度更高,熟練掌握了機降、潛水、駕駛、捕俘等20多種必殺絕技,能夠刷新國內、國際訓練比武紀錄。
  近年來,中國特種兵在國際舞臺上的表現更註重與外軍的聯演聯訓,如中巴、中印尼聯訓等,以期相互借鑒增進互信。今年9月,濟南軍區某特戰團還參加了東盟防長擴大會反恐專家組實兵演練。
  2011年,團長李建軍上校帶領50名官兵赴印尼參加兩軍特種部隊聯訓。從當排長開始,他就在特戰團服役,曾赴土耳其留學,是集團軍數一數二的槍王,全團裝備的手槍、步槍、衝鋒槍、水下步槍等10多種槍械樣樣精通。他帶領參訓官兵白天苦訓,深夜細研,不僅學習吸納了印尼特種兵捕俘、擒拿、自由搏擊術等訓練課目的精髓,還相繼創造出低空跳傘、機降兩項訓練紀錄,部隊戰鬥力得到大大提高。(完)  (原標題:中國軍隊又一"利器":陸軍特戰團展示超強作戰能力)
創作者介紹

btvcflal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