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新華社“新華視點”記者杜放
  羅政張翅
  近日,21世紀網及多名財經公關公司負責人因涉嫌新聞敲詐被拘。根據通報,借“廣告費”之名行“保護費”之實,上海潤言、深圳鑫麒麟等公關公司涉嫌非法牟利各數億元。這起案件揭開了A股上市公關費的冰山一角。
  A股有2500餘家上市公司,每年想上市的企業數百家。“新華視點”記者調查發現,10年來,上市公關費快速上漲,但卻是一筆不小的“糊塗賬”。原本用於廣告、宣傳的正常公關開支,有不少成了滋生利益輸送、權錢交易的溫床。
  比較幾年間幾家募資規模相當的企業在上市時發生的變化,就可以發現這一點:1997年,南風化工在上市時只花了60萬元公關費,僅占發行費用的0.53%,幾乎可以忽略;而募資規模幾乎相同的公司在2000年後,披露的路演公關費動輒四五百萬;到了2010年,有的公司財經公關類費用竟達741.37萬元。
  “一家企業的財經公關費高達200萬元至500萬元,最高上千萬元。”曾任某公關公司合伙人的證券專欄作家宋清輝說,加上已上市公司的增發、日常公關費,這條“灰色產業鏈”的規模能達每年數十億元。
  連年上漲的公關費由誰來買單?“當然是股民!”
  公關費在使用中發生了怎樣的變異?2006年至2012年,A股年均上市新股近200家。按照平均200萬元的保守估算,僅新上市企業每年就要花掉公關費數億元。不少上市公司對這筆費用諱莫如深。在2014年上市的新股中,無一家向股民公佈公關費支出用途,多數甚至乾脆未列出數額。
  檢方初步審計顯示,2009年以來,通過威脅上市企業,上海潤言、深圳鑫麒麟兩家“黑公關”營業總額十餘億元。
  2013年,爾康製藥被爆拖欠財經公關費600萬元,董事長公開稱因有“見不得光的原因”。
  各種類型的“黑公關”開支是如何“收人錢財、替人消災”的呢?
  ——刪帖。被負面消息拉低股價,是上市公司的大忌,為千方百計封堵“不光彩”信息,企業往往不惜代價,“刪帖”由此成為“黑公關”的一樁“大買賣”。
  ——包裝。刻意協助上市公司“誘惑”股民,是公關費的另一項用途。上海一家財經公關公司的報價單宣稱,可以“搞定”北京、上海、廣東、重慶等地12家主流財經媒體,如果發佈千字左右鼓吹股價或利好性文章,公關收費每篇2萬元。
  ——行賄。“公關費還形成一道隱秘的貪腐渠道。”證券維權律師、上海華榮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說,近年來,A股頻頻爆出監管機構、公司高管利用公關機構走賬規避監管,行行賄之實。
  檢察機關2013年曾通報,雲南錫業集團原董事長雷某幫助國信證券投資部經理楊某等,在上市等業務往來中謀取利益,受賄摺合人民幣1500餘萬元。其中,國信證券相關人員默許拿出承銷費的10%列為“公關費用”用於打通各種關節,相當部分再充作賄賂“投桃報李”。
  公關費的“灰色化”,還暴露出上市過程不夠規範的問題。專家認為,應徹查作為“黑公關”客戶的上市企業的公關費流向,落實信息披露義務,保護股民權益。
  中央財經大學證券研究所所長趙錫軍建議,應將財經公關公司、財經網絡媒體的相關業務納入證券市場監管範疇,上市公司聘請、解聘公關機構應充分披露,並披露公關費的用途,不能讓有關利益主體把公關費當成“遮黑布”。
  據新華社北京9月18日電
  下轉第三版
  上接第一版
  2013年,爾康製藥被爆拖欠財經公關費600萬元,董事長公開稱因有“見不得光的原因”。
  各種類型的“黑公關”開支是如何“收人錢財、替人消災”的呢?
  ——刪帖。被負面消息拉低股價,是上市公司的大忌,為千方百計封堵“不光彩”信息,企業往往不惜代價,“刪帖”由此成為“黑公關”的一樁“大買賣”。
  ——包裝。刻意協助上市公司“誘惑”股民,是公關費的另一項用途。上海一家財經公關公司的報價單宣稱,可以“搞定”北京、上海、廣東、重慶等地12家主流財經媒體,如果發佈千字左右鼓吹股價或利好性文章,公關收費每篇2萬元。
  ——行賄。“公關費還形成一道隱秘的貪腐渠道。”上海華榮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許峰說,近年來,A股頻頻爆出監管機構、公司高管利用公關機構走賬規避監管,行行賄之實。
  檢察機關2013年曾通報,雲南錫業集團原董事長雷某幫助國信證券投資部經理楊某等,在上市等業務往來中謀取利益,受賄摺合人民幣1500餘萬元。
  公關費的“灰色化”,還暴露出上市過程不夠規範的問題。專家認為,應徹查作為“黑公關”客戶的上市企業的公關費流向,落實信息披露義務,保護股民權益。
  中央財經大學證券研究所所長趙錫軍建議,應將財經公關公司、財經網絡媒體的相關業務納入證券市場監管範疇,上市公司聘請、解聘公關機構應充分披露,並披露公關費的用途,不能讓有關利益主體把公關費當成“遮黑布”。
  據新華社北京9月18日電
  (原標題:巨額公關費豈可成為“糊塗賬”)
創作者介紹

btvcflalq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